您是小站的第 10950 位访客,欢迎~

您现在的位置是: 网站首页 > 碎言碎语 

2020年过去了

2021年02月10日

工作

    2020一年的时间我待了三家公司。年初由于疫情的影响,到3月份时还在家办公,此时我还在vivo。由于早有了工作的想法,所以在家期间一直在准备。面试的时候面试了头条和腾讯,头条最后一面没过,最后就去了腾讯,这算是我二进宫腾讯。去了外面才发现腾讯是多么舒服,免费早晚餐、免费班车,再去腾讯前我心想,那么去的这个部门坑的要死,我也要赖着不走。

    我的工作经验基本是音视频和推荐工程两块,在找下一份工作时,我还是喜欢重回音视频方向。搞AI就得搞算法,搞工程太没有存在感了。但是这次腾讯的岗位是ABTest,其实也是推荐里面的一个模块,在去之前心里也想过会不会不喜欢这个岗。

    4月1日入职的腾讯(或许这个日期就暗示了这次跳槽就是个笑话),7月份转正,转正后就有想离职的想法,8月份面试快手,10月份入职。

    其实在去腾讯前我考虑过岗位不感兴趣的问题,没去之前我告诉自己,就算再坑也是腾讯,哪怕待一年活水也可以。但是入职后发现真的待不下去,我说服不了我自己待下去,所以最终还是离职了。这次离开腾讯意味着今生几乎与腾讯无缘了。

现在在快手做存储相关,其实一直想做存储方向,看过redis源码,只是没有经验,投出去的简历都不过。目前来说感觉还可以。

生活

    2020年用一个词概括就是“房子”。从6月开始说服老婆把深中的小学位房卖掉置换一个大房子开始,整整半年多都在忙着房子的时。卖旧的-买新的-定做家具-收拾整理,到现在还没收拾完。不过终于在过年时可以住大房子了,不像去年还住在百草园。

家人

    em...今年老婆怀了宝宝,虽然现在还没出生,但是每天都提老婆肚子,劲可达了。第一次产检就说孕酮低,过了两天又出血了,赶紧去医院,检查说宫腔有积液+孕酮低+先兆性流产,需要卧床休息。白天我去上班,老婆一整天都躺在百草园的床上。后来我开玩笑问老婆有没有的产前抑郁症,老婆说没有,只是会默默流泪。我想一定是那段时间,一个人一待就是一整天,饭也吃不好。由于那时在腾讯已经提了离职申请了,所以每天6点就下班,回去给老婆做个饭。等我入职快手时,宝宝基本满3个月了,大家说满3个月就稳定了。后来做B超时说侧脑增宽,医生说做羊水穿刺。老婆不同意,因为羊水穿刺会有流产的概率,就这样等了4周做复查。复查时没有增宽,已经30周了,羊水穿刺不能做了,可以做核磁共振。所以老婆昨天做了核磁共振,今天结果出来,结果没有异常,可以安心等待出生了。

    今年牛年,母亲本命年,母亲60岁了。看着父母逐渐变老,反应逐渐缓慢,说句实话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我经常回忆起他们年轻时候的样子,那时他们也是家里的顶梁柱。母亲生我时差不多就是我现在的年龄,而我的小宝宝也快要出生了,这也算是一种机缘巧合吧,我和父母在两个时空、相同的年龄做着同样的事,那些我对他们模糊的记忆,或许我可以从我自己身上找到当时他们的影子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